Kwong Wah

Kwong Wah

原本决赛变成哀悼场合,球迷们痛心泪流,对罹难球员表达万般不舍。
原本决赛变成哀悼场合,球迷们痛心泪流,对罹难球员表达万般不舍。

(波哥大/圣保罗1日综合电)大马时间周四早上8时,是原定的南美杯决赛首回合举办的日子,沙佩科恩斯的斗士们,本该在哥伦比亚和国民竞技队的球员们,随着一声哨响,在绿茵场上展开激烈的厮杀。然而这都随着飞机的一声轰鸣化作了泡影。在这个悲壮的时刻,沙佩科恩斯和国民竞技同时在主场举办了悼念仪式,让人动容。

虽然比赛未能按时举行,但国民竞技还是组织球迷在原定决赛时间来到了赛场。整个体育场中,虽然没有任何球员坐镇,但是看台上坐满了前来默哀祈祷的球迷,他们手拿白色蜡烛,挥舞着手机的白色灯光和沙佩科恩斯队旗,高唱着沙佩科恩斯队名以及悼亡球员的名字。

球迷为罹难球员点亮烛光祈祷。
球迷为罹难球员点亮烛光祈祷。
球迷为罹难球员点亮烛光祈祷。
球迷为罹难球员点亮烛光祈祷。
球迷为罹难球员挥动手机白光照耀天堂之路。
球迷为罹难球员挥动手机白光照耀天堂之路。

与此同时,在沙佩科恩斯的主场,球迷们为自己的球队举行招魂的纪念仪式,他们穿着主队的球衣,点起了灯光,挥舞着绿色的焰火,和国民竞技主场肃穆、雄浑情绪不同的是,在沙佩科恩斯更多的是悲伤,人们在挥舞旗帜和焰火之余,沙佩科恩斯余下的球员及家属聚集球场悼念空难罹难者,一次次的忍不住低头拭去泪水。

没登机门将宣布退役

没随队登机的沙佩科恩斯42岁门将尼瓦尔多宣布退役。他表示:“我本应该随队登上那班飞机,但最终留了下来,因为我想把自己代表沙佩科恩斯的第300场比赛留到最后一轮,那也将是我的告别战。”

- Advertisement -
沙佩科恩斯余下的球员,伤心痛失良朋挚友。
沙佩科恩斯余下的球员,伤心痛失良朋挚友。

沙佩科恩斯主席:照常踢完收官战

目前代行沙佩科恩斯主席职责的球会副主席托佐宣称,球队会照常参加本周末进行的巴甲收官战:“我们会如期参加最后一轮联赛比赛,我们会派上没有随队出征的球员和预备队球员参赛,这场比赛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但我们会参加这场比赛。”

沙佩科恩斯希望能够在周末之前迎回遇难球员和工作人员的遗骸,并在周末为其举行葬礼。同时,沙佩科恩斯也宣布幸存的球员状况稳定,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因没钱搭死亡航班?   暴露南美社会腐败

沙佩科恩斯空难环节,随着媒体不断爆料之后,展现出了南美社会的腐败和混乱之处!

沙佩科恩斯球会曾试图包机从圣保罗前往麦德林,但承包该趟飞行的玻利维亚拉米亚航空公司未能从巴西民航局获得飞行许可。这样,沙佩科恩斯必须乘坐正常航班从圣保罗飞往玻利维亚圣克鲁斯,在这里改乘拉米亚航空公司的包机前往哥伦比亚麦德林。

但是,同一个航空公司的同一架飞机,为什么可以搭载阿根廷国家队部分成员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到巴西的贝洛奥里臧特,比赛完又从这里飞回阿根廷首都?

这实际上是南美国家时常出现的问题。如果有钱,或者有关系,那么这种问题就不成问题。不过,沙佩科恩斯是个只有20万人口的小城,所以,巴西民航局就坚持“原则”。

此外,玻利维亚拉米亚航空公司能够让众多足球队成为其包机客户,当然是因为价格便宜。沙佩科恩斯付不起巴西或哥伦比亚航空公司的包机费用,只能选择这家公司。

坠毁前通话记录曝光   燃料耗尽机长求降落

据美联社周三报道,一段关于巴西沙佩科恩斯队所乘航班坠毁前的最后几分钟的录音曝光,通话记录显示机长曾向空中交通管制者报告飞机因燃料耗尽,请求降落。

据悉,这段录音资料由哥伦比亚媒体获得,这也证明了飞机幸存的人员之前所描述的。此前,一位获救空姐苏亚雷斯曾表示,事发时,隔着舱门,她听到机长急切的表述飞机遭遇了燃油枯竭,随后飞机很快就失去了速度和高度,并遭遇了接近将近三分钟的死亡螺旋。

据哥伦比亚航空局一位负责人分析,目前初步证据指出飞机是遭遇到了电力问题,但并不能排除燃料缺乏这一点。目前,获取的飞机的黑箱后,当局打算结合这架服役了17年飞机的维护记录,展开系统的事故分析调查。

- Advertisement -

阿根廷足协要专属飞机

阿根廷足协代理主席佩雷斯承认国家队在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往返巴西贝洛奥利臧特参加南美区外围赛(0比3输给巴西)时乘坐与沙佩科恩斯的同一家航空的飞机。至此,佩雷斯决定为阿根廷国家队寻找属于自己的专属飞机。

他说已经和阿根廷航空公司谈过很多次,但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达成共识。佩雷斯的想法是航空公司承担费用,成为阿根廷国家队赞助商,提供一架飞机专供阿根廷国家队使用,但同时阿根廷各球会也可以租用这辆飞机。